--/--/-- (--)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スポンサー広告 |


2014/10/23 (Thu) 愛

阿難與摩登伽女

佛陀的侍者阿難一日持缽行乞,看見一位女子在水邊取水,阿難慈悲為了讓這位女眾有種福田的因緣,因此走上前向其乞水。這位名叫摩登伽的女子一見阿難相好莊嚴,遂生愛慕之心,回家告訴母親:「剛才在水邊,遇見一位名叫阿難的修行人。母親,我見他長相極為莊嚴,決定今生非阿難不嫁,您一定要幫我。」於是母親將女兒的心意轉達給阿難,阿難聽了回答:「請告訴您的女兒,我是出家眾,出家的目的在了脫生死,出三界;而欲愛、色愛皆為流轉生死的根源。佛陀一再告誡弟子要遠離欲愛,修清淨梵行,所以我絕對不會娶妻的。」

摩登伽的母親返回家中,將阿難說過的話回覆給女兒,請女兒打消此念頭。然而摩登伽女並不死心,慫恿母親以咒術誘騙阿難。其母由於愛女心切,決定幫女兒達成心願。於是當阿難再次托缽化緣行經摩登伽女家門口時,以幻術迷惑阿難,使阿難不由自主地走進她們家,就在摩登伽的母親逼迫阿難娶摩登伽之際,幸逢世尊請文殊菩薩持楞嚴神咒護持,使阿難得以免難。

但摩登伽女還是不死心,每天跟著阿難,阿難走到那兒,就跟到那兒,阿難回精舍,摩登伽女就守在門口,阿難不堪其擾,於是向佛陀稟告。佛陀知道之後,就請摩登伽女來精舍,佛問:「妳為何每天跟著阿難?」摩登伽女回答:「佛陀,聽說阿難沒有娶妻,我亦未嫁,我想要嫁給阿難,作阿難的妻子。」佛說:「阿難沙門無髮,妳既要嫁給他,也要跟他一樣剃髮,如果妳剃髮來,我就請阿難當妳的丈夫。」摩登伽女回答:「好。」於是心滿意足的回家,將自己與佛陀的對話告訴母親,並請母親為自己剃髮,好作阿難的妻子。母親雖然心如刀割,但禁不住愛女的苦苦哀求,便含淚揮刀剃去愛女的頭髮。

摩登伽女回到精舍告訴佛陀:「我已剃髮,請世尊履行諾言。」佛問:「摩登伽,我問妳,妳愛阿難的什麼?」摩登伽女回答:「我愛阿難的眼,愛阿難的鼻,愛阿難的口,愛阿難的聲音,愛阿難行步的樣子……。佛陀,總之阿難的一切我都愛。」佛說:「人的眼中有淚,鼻中有涕,口中有唾,耳中有垢,身中有屎尿,這些都十分臭穢不堪。如果兩人成為夫妻後,便會有小孩出生,有生便有死亡,伴隨著親眷的生離死別,是無止盡的淚水,這些對自己又有什麼幫助呢?」摩登伽女思惟佛陀所開示的道理,深覺人身臭穢不淨,而自己所執著的愛欲,是無邊生死的根本,由於宿世善根、慧根成熟,豁然徹悟,當下證得阿羅漢道。

佛陀知道摩登伽女已證聖果,便告訴摩登伽女現在可以去找阿難,摩登伽女慚愧低頭,長跪於佛前說:「自己過去實在愚癡才會追逐阿難,今承蒙佛陀慈悲開示真實之道令得證聖果,現在我已心開意解,斷除種種煩惱,永出三界,不再受生死流轉之苦。」



石橋禪

阿難對佛祖説 :我喜歡上了一女子。
佛祖問阿難:你有多喜歡這女子?
阿難説:我願化身石橋,受那五百年風吹,
五百年日曬,五百年雨淋,只求她從橋上經過。

佛祖稍一 沉吟,問阿難:五百年的寂寞,不後悔?
阿難説:不後悔。
佛祖輕嘆一聲:那你去吧。

阿難如願化 身成了那座石橋,
經歷了風吹、日曬、雨淋,那女子終於從石橋上輕輕走過。
她是那麼的溫柔、恬靜,跟以前看見她的時候一樣。
可惜她是不會知道,腳底下的石橋
在默默地注視著她。

匆匆一別,河水潮起潮落。
阿難寂寞地等待著心愛的女子再從橋上經過。
終於,又看見女子從遠處走來。
她行色匆匆,阿難還沒有對她的容貌看得真切,就只剩下婀娜的背影。
她有什麼急事嗎?阿難想問,可惜不能開口説話。
心中升起一連串的問號,卻只能空盼著,
沒有回答,沒有答案。他只能等著。
雖然阿難早已有心理準備, 還是不免惆悵。

阿難的身體開始長出了青苔,春天到了。
雨像霧一樣,輕柔地打在他身上。
萬物皆綠,鳥叫蟲鳴。
阿難正在感受著春天的生機勃勃,撫摸著潺潺的流水。
忽然發覺,女子正撐著油紙傘從遠方緩步走來。
快一年了,距離上次見到她都快一年了。
阿難整理一下心情,雖然早已沒以前激動。

女子手裏提著東西,到橋上時累了,停了下來。
這個時候,橋的另一方來了一個年輕男子。
男子看到女子提的東西比較 重,提出要幫忙。
幾番推辭,東西已在男子手上。
男子説:「我叫江阿生,你就叫我阿生吧。」
女子為男子撐傘,緩步離開,後面説什麼已經聽不清楚。

阿難心裏不是滋味,默默地站著。
我此刻只是一座石橋,你的東西雖然不重,我卻不能為你做點什麼。

沒過多久,女子又出現在橋上,旁邊多了個男 子,就是上次那一個。
阿難明白什麼事,但他卻不能用任何行動表示。
雖然努力讓自己平靜,但心裏還是隱隱作痛。

花開花落,幾許寒暑。阿難還是默默地站在那裏。
他已經忘了上一次心痛是什麼時候。
女子還是會偶爾經過,背著個小孩;
再一次,背著個小孩,手裏拖著一個,原來又過了幾年。
阿難對女子的樣子越來越模糊。
是女子變化太大了,還是自己記不清楚呢?
但這關係不大,他只是一座石橋,默默無聞,什麼也不能做。

女子再一次經過石橋,阿難已經不確定是不是她了。
歲月在她臉上留下了不可磨滅的痕跡,走路的姿勢也不再婀娜。
有時,男子也會一起出現。
他們已經白髮蒼蒼,相互攙扶著緩緩而行。
阿難只是靜靜地看著,一次次的再見已經不能在他心裏掀起多大的漣漪。

最後一次見到女子的時候,她正悲痛 欲絕地送男子的遺體經過石橋。
後面跟著兒子、孫子、親友們。
阿難心中難過起來,然而還是什麼都不能做,只好作罷。
他思考著,人為什麼會有生離死別呢?我能為他們做點什麼?

女子的孫女漸漸長大,又跟另一個男子在石橋相遇。
然後相互扶持,垂垂老矣、逝去。
又一個小孩長大、衰老、 逝去……

阿難見證著花開花落,人間的悲歡離合,
隱隱約約覺得悟到了什麼,又好像什麼都沒有悟到。
他已經完全記不起那個女子的樣子,
甚至有時都忘記了當初為何來到這裡當石橋。
或許自己本來就是一座石橋,想像著自己化身成阿難,去受佛祖教化。

五百年過去,石橋塌了。

阿難睜開眼睛,發現自己還處在沙羅雙樹園,
傍邊是迦葉和眾弟子,正在聆聽佛祖教誨。

五百年前他離開時親手點的香才燒了一半,阿難大悟。

佛祖講法完畢,眾人散去。
迦葉跟阿難一同走著。
迦葉對阿難説:「師兄剛才入定時,我跟師傅説我喜歡了一個女子。
我願為她重受六道輪迴之苦,只願跟她過一輩 子,在她死之前先死。」

阿難聽著這似曾相識的話,
輕輕地「哦」了一聲。迦葉繼續説:「師傅成全了我,第一世就讓我遇見了她。那一世我有個名字,叫江阿生。」

徒然帳 | trackback(0) | comment(0) |


<<ECHO | TOP | >>

comment











管理人のみ閲覧OK


trackback

trackback_url
http://tone414.blog22.fc2.com/tb.php/820-76c2ac8b

| TOP |

About here

●萬般皆流水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● 和尚性格/蹉跎/不浪漫
● 無所不喜歡無所喜歡
● 悲劇乃論以及豁達異常

彩

Author:彩

分類
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